鄭以祿和他的壽州香草傳承

字體:[]
瀏覽次數:5012 作者:高峰 發布時間:2019-06-27 10:11:25

一、

去年的年里年外,東園白菜賣到了四塊錢一斤。

臘月的時候,我在“三步兩橋”附近遇到鄭家莊的鄭以祿老人,要他幫我弄兩蛇皮袋的“黃芯烏”白菜送人,他把一顆花白的頭顱搖得跟拔朗鼓似的,對我說:“政府貼出告示,東北拐塘清淤,造濕地公園。菜地征收,錢已打到各家的帳號,一律不準再種菜,以免影響施工”。我一聽急了,忙問香草地怎么辦?老鄭說:“我們打了報告,政府重視香草傳承,特將報恩寺后面的那片香草地保留下來了”。

二、

中國上古時代認為萬物有靈,花草樹木,山川雷電等等,被賦予靈魂之后,既可感應上天,獲得生命力量,又能佩飾自身,消災避禍,護佑眾生。提起香草,我們會想到2000多年前楚國的士大夫,偉大的愛國主義詩人屈原,在千古傳誦的《離騷》中,他用“香草美人”構筑了一個龐大而又隱秘的比喻系統,表達他高潔的精神品質和憂國憂民的家國情懷。南楚之地,草木有靈。“朝飲木蘭之墜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”。《離騷》中有種類繁多的香草,江蘺、蕙、杜若、荃、茹、留夷、薛荔、芰荷、白芷、秋蘭、菊等等,“扈江離與辟芷兮,紉秋蘭以為佩”。這里所說的“江蘺”,即是壽州香草。

關于壽州香草的溯源之考,目前我們看到的鄉幫文獻中,嘉靖《壽州志》不載,光緒《壽州志》只把它列為“食貨志”草類的最后一位。清朝雍正年間,從壽州析出鳳臺縣,同城劃境而治,嘉慶十三年(1808),來了一位“大清名宦”李兆洛先生做鳳臺知縣后又兼理壽州,他在《鳳臺縣志》“食貨志”里經過考證,指出:“江蘺,土人謂之離鄉草,惟報恩寺后產之。或種以為業,十月布子,四月而刈,鑊湯煮之,納諸坎,蹈以出汁,經宿而暴之,氣類蘇荏,婦女以漬油膏發,遠方多來售之者,其草出境乃香,故謂之離鄉草云。”在這段文字中,李兆洛先生從香草產地、種植、收割、加工、售賣以及“離鄉草”之名的得來,更有深加工開發產品“漬油膏發”等等,可以說后世有關壽州香草的一切之說,皆濫觴于此。

三、

關于壽州香草的由來源自傳說,其一是鄉愁忠魂說:這是一則凄涼的故國挽歌。楚國從長江漢水再到淮河岸邊,在郢都壽春過完了最后的十八年。公元前223年,秦將王翦率六十萬大軍傾國而來,楚將項燕率60萬大軍迎戰,雙方在平輿爆發了先秦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戰爭。楚敗。秦軍奪取淮河兩岸的大部分地區,攻撥壽春,殺楚將項燕,俘楚王負芻,楚國滅亡。壽春都城,萬千宮殿,化為烏有,唯有一枝香草在風中不屈不折地搖曳。楚國將士,流血犧牲,忠魂所凝,化為香草。亡國的背井離鄉的楚人,不會忘記長眠故土的將士。他們攜帶的故國的香草去流浪,離開家鄉愈遠,其香益濃也,愈能勾起他們的鄉愁,而且每逢陰雨,其味越香,因為離鄉后的思鄉之故,“離香(鄉)草”因此得名。

其二是戰馬助駕說:“趙匡胤困南唐”的故事在壽州大地家喻戶曉,婦孺皆知。在本地流傳甚廣的“芋頭的故事”、“大救駕故事”等皆衍生于此。現在,又將一枝小小的壽州香草與大宋王朝的開國皇帝扯上了關系。相傳在五代十國末期,后周大將趙匡胤率軍攻打南唐壽州,奪城之后,他的戰馬掙脫韁繩,徑直跑到東禪寺邊上的一塊草地吃草,打不跑,牽不走。趙匡胤聞知后,便來實地察看,摘了一枝野草嗅嗅,連聲說道:“是香草,是香草”。吃了香草的戰馬,猶如神助,鐵蹄征伐,所向披靡。壽州香草以此得名。

其三是佛法開示說:傳說早在1300多年前的唐代貞觀年間,玄奘法師受皇帝敕令來到壽州報恩寺傳授佛法。一天晚上,忽然聞到寺廟外有一陣陣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,玄奘自知佛法已顯,立即和住持僧面北跪拜。次日清晨來到寺廟后院一看,青草一片,白花朵朵,幽幽奇香,散發開來。這個傳說有著濃郁宗教意味,一方面說明壽州香草氣是受了佛法的開示和香火的熏陶。另一方面,道出壽州香草有一種認土歸宗的執拗勁,也進一步表明它的稀缺和珍貴。無論哪個朝代,也無論疆域多么廣大,它只認城內報恩寺周邊的一小塊地兒。

但現實中的壽州香草是怎樣的呢? 2016年,古老的“壽州香草”獲權威定名。當年有報道稱:“壽州香草為瀕危物種,是兩年生草本植物,莖圓中空,高一米左右,葉對生,花柄長,形似芝麻秸,每年九月下種,次年四月收割。目前僅在壽縣古城報恩寺東菜園有數畝種植。

為了保護安徽壽縣芍陂(安豐塘)及灌區農業系統生物多樣性,壽縣農業技術推廣中心曾在堰口鎮開展壽州香草保護性繁殖,同時申報了中央財政農業技術推廣項目。后來又邀請安徽中醫藥大學副教授、碩士生導師俞年軍、安徽省種子協會主席許正嘉等植物學專家,實地考察壽州香草東菜園種植區、堰口鎮保護性繁殖區,并香草植株標本帶回安徽中醫藥科學院詳加考證。得出權威鑒定,壽州香草被定名為白花草木樨,系植物界、被子植物門、雙子葉植物綱、薔薇目、蝶形花科、草木樨屬,白花草木樨種(Melilotusalbus Desr),否定了以前網絡流傳的堇菜目、報春花科、珍珠菜屬的說法。

四、

在鄭家莊,鄭以祿老人領我來到巷道深處的一口老井旁,他告訴我,此井已有200多年的歷史了,是鄭氏家族遷居壽州城內報恩寺附近的見證。鄭氏家族于清代咸豐九年由鳳臺縣顧橋遷徒而來,家人未到之前,先打一口井來“定定根”,謂之“家井”,從此圍繞井欄,聚族而居,代有人才,逐步興旺發達起來。到清代光緒年間,祖、父輩雖然沒有博得大的功名,也出了數名秀才,或從政、或經商、或從醫、或農耕,其中先祖父鄭輝齋先生秀才出身,在東菜園旁的火神廟設館辦學,培養眾多弟子,聲名遠播。到解放前,歷經九代,有200多年,鄭氏家族始終沒有離開過東菜園這個大本營,鄭家莊由此而得名。

鄭祿老先生出身于1948年,1965年初中畢業后即參加生產隊集體勞動,從那時起,他就開始在東菜園從事香草耕種。幼年的耳濡目染,先輩的傳授,成年后田間地頭的操勞,幾十年來的堅守和探索,使他對壽州香草的習性了解,從耕種到收割,猶其是土地的翻耕、種子的保管、成熟期的收割及一系列復雜加工技藝過程,直到做出香荷包等產品,都了如指掌,成熟在胸。

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,大隊集體勞動,每到香草收割之時,鄭以祿就派上了用場。他必須時時觀察天象,又要天天察看草色,判斷成熟程度,以便在香草成熟恰當,天氣晴好之時,決定收割。香草的收、燙、窖、曬,必須一氣呵成,不能間斷。鄭心祿帶頭指揮,大家從頭天下午要一直忙到第二天“五更頭”天快亮。最難的還是香草的售賣,那時沒有運輸工具,全靠徒步拉車。兩人一組,帶上咸菜饅頭,鄭心祿每年都到霍山、肥西、湖北英山等地銷售香草。“文革”期間,有一陣子把香草視為“資產階級毒草”,不準耕種。這可急壞了老鄭。他心里清楚,香草是兩年生植物,必須是當年留好種子。如果隔年,或不發苗、或植株變異、或沒有香味。這樣的活,壽州香草將面臨絕種的危險。老鄭想,香草是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,不能在我們的手上斷絕。那幾年,他悄悄壘高圍墻,又喂條兇狗,偷偷在自家院中種植。不是為賣錢,而是為了保存香草的種子。

1981年包產到戶,老鄭家分得報恩寺后面的幾畝土地,他如魚得水,拋開膀子種香草。憑著從小就了然于胸的種植經驗和秘不授人的種植決竅,老鄭使出了種植香草的“絕招”,他種出的香草聲名日隆,每到端午時節,往往供不應求。但那些年也僅僅是賣草為主,小打小鬧,不做產品,收入不高,僅是補貼家用。

壽州城內的東北隅,是一塊神奇的風水寶地。在這個狹小的區域內,聚集了眾多的寺廟庵觀,如報恩寺、東岳廟、準提庵、八臘廟、三圣庵、火神廟等等,是古時候人們重要的祭祀的地方,有的廟宇不在了,淪為住宅或菜地,它的地氣還保留著。但壽州城內屬鹽硝地,過去產硝,土質板結,加之城東北地勢低洼,整個東半城的雨水從馬營塘、灑金塘、傅家塘經“三步兩橋”匯集到東北拐角塘,再經“崇墉障流”涵洞流到城外。每次漲水,最先受澇的是東菜園。但是,就是這樣的土地,卻種出了神奇的壽州香草。老鄭說,講壽州城內是“篩子地”,水會自動滲下,不會水淹。那是鬼話。聽老人們說,解放初時,每漲大水,如臨大敵。縣委書記趙子厚曾拎著盒子槍在城墻上巡邏。有一年水不,涵洞滲漏,是我冒死下去堵的木頭塞子。后來公社規定,東北涵洞“崇墉障流”歸東園村管,西北涵洞“金湯鞏固”歸西園村管,都派有專人負責。

大集體的時候,愛折騰,瞎指揮,東園曾經種過白芋、大麻和薄荷等,但收成不好,品質不高。“趙匡胤困南塘” 的傳說故事里,就有遇見“芋(遇)頭”一說,但東園種出來的芋頭,奇大奇丑,疙里疙瘩,外皮開裂,肉質粗糙,吃下去味同木屑,最后拿去只好喂豬。幾經折騰,后來終于又回到種菜上,但種出來的“黃芯烏”白菜就不一樣了,梗短葉肥,少筋多肉,賽比羊肉。種香草是祖傳之技,非“報恩寺周邊土地”莫屬,鄭以祿老人憑著幾十年來對東園土壤、水質、氣候、日照、施肥、耕種時節、收割時期(其中秋季播種、冬季看護、春季觀察、夏季收割),收割后通過水燙、窖燜、晾曬,直到做出產品的深刻了解,尤其鄭氏先祖在清朝光緒年,建于報恩寺東側的香草草窖,為了復原,他遍訪先人,又憑著小時候的記憶,重新建造了香草窖池,窖悶是香草制作中的一道至關重要的工藝,有著不可告人的訣竅。憑此,鄭以祿一躍成為壽州香草種植能手。

鄭老還在發明了一種套種方法,香草秋季下籽后,冬季寒冷,香草種籽蟄伏在土地里沒有發芽,套種白菜,白菜頂雪,抗寒防凍,等到春曖,鏟白菜連帶松土,香草即冒出芽了。至于白菜與香草在東園相遇,有沒有其他秘密物語,吾輩就不敢妄猜了。但有一點是確定的,香草絕不可以異地種植,如果離開,則枝葉照發,空莖變為實心,香氣盡失,謂之離鄉草者,遠離故土,其香益濃也,而且每逢陰雨,其味越香,傳說是因為離鄉后的思鄉之故,這是“離香(鄉)草”得名的真正原因。

鄭老時常跟我開玩笑說,我可不是一個單純會種香草的農民,我小時上過私塾,初中畢業,成績尚好,主要家里是小土地出租者成份,升學無望,又不給當兵,種香草既是熱愛,也是命中注定。小時候聽大人講,壽州狀元孫家鼐回鄉省親,曾將香草帶到京師,敬獻給他的學生光緒皇帝。民國時期的淮上名士,革命先驅柏文蔚先生,在見到他敬仰的導師孫中山先生時,送的就是壽州香草作為禮物。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一天,一個老先生突然找上門來。原來是鄭家過去的雇工周小山從臺灣回來了。周家清貧,幫鄭家種地為生,主要是種蔬菜和香草。那次到淮南田家庵去賣香草,被國民黨抓了壯丁。后來到了臺灣。他回來找“老東家”,除了給父母上墳,主要念想的還是自已曾經種植過的香草,那一縷濃郁的陳香拂過,將漂泊的游子攬入故土的懷抱,令他在香草地嚎啕大哭,從此至死,須臾不離。

五、

2017年,壽縣被文化部公布為全國35個端午習俗集中分布區,安徽省僅此一處。中國之大,習俗之廣,壽州為何能登榜勝出?端午節是我國四大傳統節日之一。它源自上古初民的天象崇拜和龍圖騰祭祀演變而來。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,它兼收并蓄,將多種民俗融為一體,逐漸形成了賽龍舟、吃粽子兩大禮俗主題,并和紀念愛國詩人屈原緊密聯系在一起。壽縣作為楚國之都,文化底蘊深厚,自有獨特的端午節民俗。與江淮大多數地區一樣,壽縣端午節主要有包粽子、吃咸蛋、炸“鬼腿”、掛艾草、賽龍舟、飲酒吟詩等習俗,還有一個重要習俗,就是佩戴用當地種植的香草制作的香囊。端午節小孩佩香囊,傳說有避邪驅瘟之意,實際是用于怯臭、驅蟲、避汗氣和點綴裝飾。香囊以五色絲線弦扣成索,形形色色,玲瓏可愛,清香四溢。《壽縣志》在風俗類記曰:“端陽節,孩童胸前佩戴當地特產香草碾成細末佩以其他香料縫制的香荷包,以作驅疫免災之用,此俗至今尚行”。端午節佩戴香囊成為最具楚文化儀式性的特征的習俗,孟堃先生編著的《古壽春漫話》里說:“農歷五月初五端午節,在壽縣別有一番情趣,就是人們佩帶香荷包的風俗。至今不衰。香荷包主要原料是香草。香荷包的制作方法,是把香草剪成米粒大小的碎末,再放入同樣大小的碎艾草、艾莖,噴以少量白酒,捂蓋片刻,香氣四溢,裝入彩色小布頭縫成的小袋即成。香荷包有各種形狀,因人而異。老奶奶、老爹爹(壽縣方言:約為北方的爺爺)們多佩團形,布色宜素;新媳婦、大姑娘們,多佩紅色、綠色、彩色;小毛丫、小毛孩,佩帶的式樣和色彩均大大超過前者,有做成瓜形、葫蘆形、椒子形、石榴形、桃子形、小貓、小狗、娃娃形的。還有用‘男紅’、‘女綠’分之”。

2017年11月,鄭以祿老人成為縣級非物質文化項目—壽州香草傳統制作技傳承人。他總結了離香草的作用:

進門香--掛在門上,作招福、辟邪、鎮宅之用。

凝神香--置于枕邊,有安神、助眠、除瘴之效。

護身香--戴在胸前,防病害、驅百害、祈鴻福。

平安香--懸于車內,可凝神醒腦,保一路平安。

養心香--放在屋內,滅菌驅蟲,凈化美化居室。

六、

正是春草葳蕤,春花爛漫的時節,漫步城垣,遠望則淝水湯湯,八公蒼蒼。近視則菜園青青,城塘澹澹。今年東菜園遇到歷史從沒過的大變局。大型挖掘機掀起了城河的淤泥,園里弄了個底朝天。不久的將來,昔日的菜園變身居民休閑的濕地公園。但是,香草不會消失,規劃中這里還將會出現一個古色古香的“壽州香草文化園”。時值農歷三月十五日。報恩寺里,梵音陣陣,一年一度的水陸法才剛剛開始。而更遠的蒼茫的八公山上,三月十五古廟會的萬千香客,正沿著屈折的盤山之路,潮水般的涌向山頂輝煌的帝母宮。

鄭以祿老人不為所動,他坐在香草地的小馬軋上。春天萬物萌生,雜草尤盛,他在給香草除草。去年秋冬寒冷,陰雨過甚,加上清溝瀝水不及時,香草種籽發芽不多,今年只夠留種。我們正說著話,忽然從田埂的那頭飄然而至一位美少年,是鄭老先生的孫子,這位剛剛接到中國舞蹈學院研究生錄取通知書的文藝高材生,目前也是壽州香草文化創意產品的主要設計者之一。鄭氏家族的香草傳承有了這位時尚新潮的新生力量,在與古老的碰撞中,又將會是一種怎樣的情形?此刻,少年正在手機里玩著《仙劍奇俠傳》的大型游戲,其中人情跌蕩,生死別離,令人唏噓。戲中有這么一出:女兒夢璃在離家行走天下前,養父突然贈送來自古壽州的“離鄉草”香香囊一枚,讓她無論走到哪里,身邊都有家的味道。結果女兒為了家族的命運留在瞑界,天人永隔之際,她又把草香香囊托人帶回給守在故土的父母,以表達今生不能贍養之恩和永世的思鄉之情。這正是:

一株草

只記住扎根的一小塊土地

一株草

慢慢進入種植人家族姓氏

一株草

香氣拂過口鼻進入我們的身體

一株草

有了很強的歸屬感和方向感

端午節的時候

從長江到漢水,再到淮河……

乘風破浪,往回趕

避開瘟疫、蟲豸、蚊蠅

趕回在楚國基因里己經注冊的故鄉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  • 關閉窗口

主辦:安徽省壽縣人民政府 承辦:安徽省壽縣融媒體中心 版權所有 安徽省壽縣融媒體中心
地址:安徽省淮南市壽縣國投大廈 郵編:232200 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 網站標識碼:3415210027

皖公網安備 34042202000005號 皖ICP備05004200號

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及郵箱 電話:0554-4027701 傳真:0554-4032565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开元棋牌二八杠压庄规律